曾道人免费马报资料:【学思践悟十九大|网民说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

    中国为什么要走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”,而非别的道路?

    为什么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成功走出这条路?

    为了找到这个答案,我们经历了一个多世纪“探索-失败-再探索”的过程,最终由中国共产党带领我们走上了成功之路、复兴之路。而我们的党走出这条道路,也并非一路顺风,而是用96年不断探索、不断革新,在经历无数艰难困苦,经历无数惨痛教训之后,由历史和现实给出的必然选择。

    一百多年前,鸦片战争的失败,唤醒中国人,为了救亡图存,为了国家富强,仁人志士开始探索自己的发展道路。早有“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”的洋务运动,结果换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、《马关条约》赔款两亿多两白银。再看辛亥革命后,强调进一步向西方学习,出现了“全盘西化”的方案,比如陈序经的“全盘西化论”、胡适的“充分世界化”。这条路也注定是行不通的,甚至在当时海外名校博士组成的国民政府,也从未能真正付诸现实。

    “西学”“西化”行不通,原因很简单:一是内外形势不允许。一个政治衰败、经济崩溃、国土破碎、外部强邻环伺的国家,一个地域广阔、人口众多,发展差异大,又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国家,要从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领域全盘模仿西方几百年形成的现有制度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二是无法操作。比如,全盘西化,到底是要学哪个“西”?是美、英?还是德、日?如果要学美英,那么当时美国实质上的种族歧视制度要不要学?当时英国的男女不平等、迫害少数群体要不要学?全盘西化论者,不仅没有认识到中国的国情,也没有能够全面认识西方。实际上,即使是今天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制度,也并非一天之内建成,而是在几百年来逐渐演进的。

    革命初期,“左”或者“右”的错误,颇有一些是来自于苏联经验的影响。但中国共产党人很快就发现,中苏两国基本国情差异甚远,决不可照搬照抄,否则会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。

    在这种国情下,新生的中国共产党,也开始了道路探索,早期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照搬别国经验的错误。比如,早期斗争中,照搬苏联经验,将革命的重心放在城市,付出了大革命失败、白区工作几乎全面损失、红色根据地损失90%的代价。但是我们的党,及时纠错、及时止损,选择适合自己的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道路。因此形成了独特的理论创新,不拘泥于某种外部经验,一切理论指导必须基于中国国情,结合中国国情,并随形势发展变化而逐步调整。“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”是中国共产党能够获得革命胜利的理论基础。

    新中国成立后,共产党人又面临搞经济建设的道路选择。当时出现了这样的口号:“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。”然而,实践很快证明,中苏两国国情差异巨大,模仿苏联经验在经济建设上仍然走不通。如果完全仿照苏联的模式,中国必然出现工农业的失衡、轻工业与重工业的失衡,甚至是百姓“吃穿用”与重工业所需资源之间的失衡。因此,建国后中国的经济建设,更加注重工农业平衡、轻重工业平衡、积累与消费平衡,使中国得以避免陷入苏联东欧国家后来遭遇的停滞泥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