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道人免费马报资料:18岁网瘾少年之死

绘制/高岳

    关于如何指引孩子们健康上网、戒掉网瘾?本报在今年5月曾专版予以报道,我们不妨扫扫右方二维码,重新读一读。

    法制网记者 范天娇

    “上网、脾气浮躁”,安徽阜阳的刘女士在“戒网瘾”合同上,写下了儿子小磊(化名)的这些“坏毛病”。

    签了合同,交了学费,刘女士将小磊送上了学校工作人员的车,期待经过一段时间的封闭式特训,能戒除掉孩子身上的网瘾。

    但仅过了两天,刘女士却接到校方打来的电话:“孩子出事了。”等她赶到时,孩子的尸体已经被停放在了殡仪馆里,体表有伤。

    经查,这所号称能根除网瘾的合肥正能量学校并未获取办学资质,学校老师因小磊不服管教,曾将其双手拷住关禁闭。

    究竟这两天发生了什么?成了小磊父母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事。也因为这起戒网瘾少年之死事件,再次将带有神秘色彩又饱受争议的“特训”学校,推进了公众视野。

    关禁闭戴手铐只因不服管教

    小磊今年18岁,平时网瘾比较大,一头扎进网吧,可以好几天不回家。因为爱上网,小磊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,一度出现过强烈的厌学情绪。

    这个“坏毛病”,让小磊父母头疼了很久,也想尽了办法。据刘女士反映,为了让孩子脱离网络环境,家里人给孩子转过学,也曾带孩子出去走走,转移上网的注意力,但是效果都不大。亲朋好友都劝过小磊,但他根本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后来,刘女士听说有机构可以帮助孩子戒网瘾,就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在网上搜索看看,查到了位于庐江县的合肥正能量教育学校。

    刘女士说,她在学校网站上看到很多戒网瘾的“成功案例”,跟儿子的情况很像,便按照网上的电话号码,联系上了该校负责人罗铿。电话里,罗铿介绍说,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,来帮助孩子彻底戒除网瘾,并承诺不会出现体罚、电击等极端方式,伤害孩子的身心健康。

    后来,罗铿带着学校工作人员开车来接小磊。因为孩子又跑出去上网,找不到人,他们多待了一天。

    第二日,小磊被父母找到,交给了只见过一面的罗铿等人。离开前,刘女士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,约定该学校对小磊“上网、脾气浮躁”方面的问题,进行为期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,费用是2.2万余元。刘女士被告知,“不得以任何方式干预辅导中心的正常辅导,否则将视为放弃辅导,并承担因此带来的一切后果”。